<big id="9tptr"><strike id="9tptr"><span id="9tptr"></span></strike></big><track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strike></track><track id="9tptr"><ruby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9tptr"></track>
        智能推薦
        柳城人吃它,只有0次和無數次!
        來源: 柳城縣融媒體中心
        發布日期: 2022-08-25


        我是一棵鮮嫩的竹筍,住在柳城縣沙埔鎮古仁村白屋屯。本以為我能平平安安的成長為堅韌不拔的竹子,但沒想到在8月23日這天,我的“筍生”由此改變。


        這天上午11時,沙埔鎮古仁村村委會副主任羅碧強在竹林里看中了我,把我從地里拔了出來。他和我說:“你長得這么挺拔,不應該一直待在地里,要去做更有意義的事?!?/span>就這樣我屁顛屁顛地跟著他走了。

        他帶我來到了一個叫柳城縣強盛種植專業合作社的地方,這是我第一次出遠門,感到有點害怕,不知道帶我來干嘛。
        只見他把我交給一個陌生的阿姨,跟阿姨囑咐了幾句。之后,阿姨就把我放在案板上,給剝了個光。哇!果然比在地里舒服多了呢,不僅洗了個澡,還幫我把舊衣服給換掉了。
        幫我洗干凈之后,阿姨就把我放進一個裝滿老壇酸水的桶里。這里怎么那么酸呀!阿姨和我說:“小竹筍,別害怕,不久后,你就可以升級成為酸筍了?!?/span>


        我問阿姨,什么是酸筍呀?阿姨說:“我們這里是酸筍加工廠,酸筍就是把處理好的鮮嫩竹筍放進桶里,腌制一段時間后,成為酸筍,就可以為柳州的螺螄粉產業做貢獻了?!?/span>
        我心想,原來我的“筍生”還能變成這樣。一想到,能為這么有名的網紅小吃螺螄粉做貢獻,我就激動不已。在沉睡了一個月后,我慢慢蘇醒,終于升級成為酸筍了。


        成為酸筍之后,我就要離開我的家鄉了,心里雖有不舍,但我知道這是我的“筍生”升華之路。
        離開之際,羅碧強跑過來夸我。他說,我和我的小伙伴越來越受市場歡迎,加工廠一年能賣出300萬斤,產值達到800萬元,供應給“嘻螺會”“王味螺”等螺螄粉加工企業和實體經營店,目前是供不應求狀態。羅碧強還說,他打算再投1300多萬元,分三期建設,把廠房擴建到6000平方米。
        如今,我的家鄉沙埔鎮是小伙伴們集中居住最多的地方,有1萬畝竹筍正在成長著,年產量約1.6萬噸,年產值約5000萬元。為家鄉經濟發展貢獻了一份力量,還是蠻開心的?(●′ω`●)。

        我還有很多小伙伴生長在全縣的各個鄉鎮,居住在1.5萬畝的大房子里。等他們茁壯成長后,也會遇到自己的伯樂,把他們帶到加工廠,經過阿姨的巧手操作,成為大家喜愛的酸筍。


        我雖然是一棵小竹筍,但是我要努力成為不平凡的酸筍,守護柳城人的味蕾,更要守護柳州螺螄粉的味道。


        柳城人吃它,只有0次和無數次!

        來源: 柳城縣融媒體中心  |  發布日期: 2022-08-25 09:46    |  作者:


        我是一棵鮮嫩的竹筍,住在柳城縣沙埔鎮古仁村白屋屯。本以為我能平平安安的成長為堅韌不拔的竹子,但沒想到在8月23日這天,我的“筍生”由此改變。


        這天上午11時,沙埔鎮古仁村村委會副主任羅碧強在竹林里看中了我,把我從地里拔了出來。他和我說:“你長得這么挺拔,不應該一直待在地里,要去做更有意義的事?!?/span>就這樣我屁顛屁顛地跟著他走了。

        他帶我來到了一個叫柳城縣強盛種植專業合作社的地方,這是我第一次出遠門,感到有點害怕,不知道帶我來干嘛。
        只見他把我交給一個陌生的阿姨,跟阿姨囑咐了幾句。之后,阿姨就把我放在案板上,給剝了個光。哇!果然比在地里舒服多了呢,不僅洗了個澡,還幫我把舊衣服給換掉了。
        幫我洗干凈之后,阿姨就把我放進一個裝滿老壇酸水的桶里。這里怎么那么酸呀!阿姨和我說:“小竹筍,別害怕,不久后,你就可以升級成為酸筍了?!?/span>


        我問阿姨,什么是酸筍呀?阿姨說:“我們這里是酸筍加工廠,酸筍就是把處理好的鮮嫩竹筍放進桶里,腌制一段時間后,成為酸筍,就可以為柳州的螺螄粉產業做貢獻了?!?/span>
        我心想,原來我的“筍生”還能變成這樣。一想到,能為這么有名的網紅小吃螺螄粉做貢獻,我就激動不已。在沉睡了一個月后,我慢慢蘇醒,終于升級成為酸筍了。


        成為酸筍之后,我就要離開我的家鄉了,心里雖有不舍,但我知道這是我的“筍生”升華之路。
        離開之際,羅碧強跑過來夸我。他說,我和我的小伙伴越來越受市場歡迎,加工廠一年能賣出300萬斤,產值達到800萬元,供應給“嘻螺會”“王味螺”等螺螄粉加工企業和實體經營店,目前是供不應求狀態。羅碧強還說,他打算再投1300多萬元,分三期建設,把廠房擴建到6000平方米。
        如今,我的家鄉沙埔鎮是小伙伴們集中居住最多的地方,有1萬畝竹筍正在成長著,年產量約1.6萬噸,年產值約5000萬元。為家鄉經濟發展貢獻了一份力量,還是蠻開心的?(●′ω`●)。

        我還有很多小伙伴生長在全縣的各個鄉鎮,居住在1.5萬畝的大房子里。等他們茁壯成長后,也會遇到自己的伯樂,把他們帶到加工廠,經過阿姨的巧手操作,成為大家喜愛的酸筍。


        我雖然是一棵小竹筍,但是我要努力成為不平凡的酸筍,守護柳城人的味蕾,更要守護柳州螺螄粉的味道。



        粗大强行灌满挣扎h穿越自愿

        
        

            <big id="9tptr"><strike id="9tptr"><span id="9tptr"></span></strike></big><track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strike></track><track id="9tptr"><ruby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9tptr"></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