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9tptr"><strike id="9tptr"><span id="9tptr"></span></strike></big><track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strike></track><track id="9tptr"><ruby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9tptr"></track>
        智能推薦
        十幾床毯子在河里浮動,掀開竟是……柳城這地曾發生了什么?
        來源: 柳城縣融媒體中心
        發布日期: 2022-11-30


        11月17日,雖然已經是冬天的季節,但天氣似乎像春天。久旱的柳州突然下起大雨,給干涸的土壤有了一絲潤濕,也讓甘蔗的生長和其他農作物一樣,有了生長的水分和動力。


        當天上午,記者在柳城縣沙埔鎮宣傳、統戰委員朱良平和政協柳城縣第十屆委員會文史顧問、柳城縣沙埔鎮關工委駐會副主任岑振均的引領下,來到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前,緬懷73年前那些為解放柳州而犧牲的年輕生命。


        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


        順著71級臺階拾級而上,每走一步,心情沉重一分。因為,這里長眠著71位英烈,一級臺階應該是一張青春的面孔和一個英雄的故事。


        記者以為,這雨是為久旱的大地而下,更是為長眠在這青山沃土的忠魂而灑下的淚水。


        走近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為解放沙埔犧牲的烈士們永垂不朽”這一行大字映入眼簾,下面有一行小字寫著:中國人民解放軍一一五師三四五團原團長程國璠,1995年10月于上海。那么,這個程國璠有什么傳奇故事呢?他是如何指揮沙埔戰斗的呢?


        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


        許多歷史片段會在時光流逝中被人遺忘,但記者希望烈士紀念碑與斑駁蒼苔的融合,能夠讓人重溫烽火歲月中的那一段悲壯的歷史。


        尋找程國璠
        如果講述沙埔血戰,不得不說程國璠的革命故事。

        2019年,記者為了《地火燎原》報道的采訪,曾經到過沙埔,但在有限的地方歷史記載閱讀中,對沙埔之戰知之甚少。當來到革命烈士紀念碑前,看到程國璠三個字,記者眼前突然一亮,有了新思路,因為,他是戰斗的指揮者,要還原歷史的真相,必須找到歷史親歷者或知情者。但詢問當地的人,并沒有人能夠告訴記者程國璠后來的去向。
        不得已,記者只能求助于“度娘”。網上資料顯示,程國璠曾在上海一家研究所工作,并于2001年離世。本來燃起的希望,瞬間被捻滅。后來,記者想起有一個叫“孔夫子舊書網”的網站,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進行查詢,慶幸的是,找到一本1997年由春風文藝出版社出版的《烽火歲月/程國璠文集》,是一本發黃的舊書,盡管要價很高,沒有辦法,只能自己掏錢買下來。
        果然,書中記載沙埔的戰斗故事以及1996年(圖片資料卻寫成1995年)他到柳城縣參加革命烈士紀念碑落成典禮的事情。
        歷史硝煙并未散去。
        1949年11月,29歲的程國璠英姿煥發,帶領345團在沙埔英勇奮戰。
        他的回憶文章寫得很簡單,筆墨不多。但《在沙埔烈士紀念碑揭碑典禮上的講話》讓人讀來肅然起敬。文章說:“有幸參加沙埔烈士紀念碑揭碑典禮,非常高興?;貞浖s半個世紀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在衡(陽)寶(慶)戰役取得勝利后,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向廣西、廣東挺進。我第115師345團擔任師前衛團,跋山涉水,在湖南通道奔襲三江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續5日5戰、5戰5勝,殲敵1000余人,解放沙埔。我團犧牲71人,負傷約200人。
        為解放沙埔而犧牲的345團戰友們,你們將永遠活在柳城人民心中。烈士們永垂不朽!1996年4月5日 ”

        程國璠參加沙埔烈士紀念塔落成揭幕典禮。

        大家知道,當時的四野從東北一路打到南方,所向披靡,從湖南到柳州連續5日5戰、5戰5勝,但在解放沙埔戰斗中,犧牲71名戰士。這些無名英雄,已經和泥土芬芳融為一體,永遠鐫刻在人民心中。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對于革命前輩程國璠,記者是無限敬仰,他的兒子程利新寫的一篇回憶父親的文章里說:“父親程國璠生于1920年,祖籍河南,1938年從延安抗大總校畢業,就開始了軍事生涯,并在當年入黨。皖南事變后,父親所在的八路軍第5縱隊奉命南下改編為新四軍第3師。從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到抗美援朝,父親長期在一線戰斗部隊工作,從基層指揮員逐步成長,年僅34歲時就被任命為炮兵副軍長,60年代轉業后長期在上海的中科院系統工作。父親尊重知識,廣交朋友;清正廉潔,兩袖清風;實事求是,只講真話;春蠶吐絲,至死方盡。1984年父親主動打報告從中科院上海分院的領導崗位上退了下來。2001年5月29日凌晨,父親走完了他光輝而崇高的一生?!?/span>
        攻占“北大門”
        據岑振均老師介紹:柳城縣沙埔鎮是柳州的北大門,是柳州市區通往融安、融水、三江三縣,乃至湖南、貴州的咽喉之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歷來是兵家的必爭之地。

        岑振均(右)介紹相關情況

        那么,五戰五捷又是怎么回事呢?
        一個叫景楠的參謀寫了一篇回憶文章,我們從文章字里行間隱約看到當年戰爭的場景。文章說:
        部隊在經過了武岡整訓和解放廣西的深入動員,士氣昂揚,“打到廣西去,消滅白崇禧!”成為有力口號。

        從1949年的11月19日開始,幾天來總是打一仗走一段,走一段打一仗,打過4次仗,走了4天路。先后解放了廣西邊境的古宜鎮(三江縣城),搶渡了溶江,殲滅了白匪329師一部。以后,走馬取長安,圍攻太平圩,消滅了敵第十五專員公署武裝,活捉偽專員及保安第五營營長以下官兵218名。連夜繼續南追,24日拂曉,與敵人會戰在沙埔河兩岸。

        一夜也沒合眼,景楠守在值班電話機前,等著各營的報告。二營是追擊的先頭部隊,盼了一宿才得知,該營已經在沙埔河北岸,與敵14軍10師約1個團的兵力在山頂村北對峙,在團長的命令下,部隊火急前進支援二營,奪取沙埔。

        8點鐘,攻下了山頂村,指揮所設在村南臨河的一個山背后,附近不時有敵人的迫擊炮彈爆炸。我向參謀小李開玩笑說:“又過年了,放炮啦”“別胡扯了!”小李回答。

        參謀一個個都執行任務去了,部隊運動。怎么還不叫我呢?好容易輪到我了,卻是去后邊把首長李主任領上來。我冒著河對岸射來的雨點般的子彈跑去。往返30分鐘,把李主任帶到。還沒等喘口氣,師參謀長顏文斌又在山頂上喊我。到了山頂一看,真熱鬧,河兩岸到處是火光,炮彈這里那里不斷地爆炸,部隊在兩側迂回運動。

        “景楠同志,你來看!山下右邊河上有座橋,也可能是壩,你的任務是把二連和機槍連從那里帶過去,然而插入沙埔街里,找到一營長叫他迅速結束街內戰斗,向縱深追去,聽清了沒有?”

        “是,參謀長!”

        程國璠團長說:“去吧,河那邊見!”

        河岸很陡,亂石又多,部隊走成一路,哪里是橋,是個小水壩,又窄又滑。我叫一個班先過去,搶占河邊的小房,然后掩護部隊過河。當這個班向水壩運動時,房子內丟出了手榴彈,傷了2名戰士,掉到河里。我趕緊叫機槍射擊,壓制對岸小房內的敵人,二連的一門火箭筒這時也發射了,一炮將小房打著,先頭班趁著煙火的掩護,渡過河搶占了小房。接著部隊全部過了河,活捉了13名敵人。

        中午,我把部隊帶進了沙埔街上,敵人仍在負隅頑抗。找到了一營長吳桂田同志,把兩個連交給了他,轉達了師、團首長的命令。這時,三營已從左翼插過河向縱深迂回,二營一部也從正面搶渡了沙埔河。敵人退縮街心,有的被殲,有的舉手投降。

        我正帶著一個班向街中心走去,忽然發現臨街的河水里有漂浮著的軍毯,奇怪的是,十幾床毯子一團團地浮著。我順手朝水上打了一槍,哈,這下子笑話可出來了。原來毯子下面是人,借著毯子隱蔽在水里。槍一響,毯子都掀開了,露出了十幾個倉皇失色的面孔,嘴里連連求饒地喊著:“別打,別打!我們投降!”十幾個敵人就這樣當了俘虜。

        叫兩個戰士押著俘虜,我繼續往前走。走進一座房子,里面沒有人,文件、箱子滿屋都是,估計是個機關,叫來幾個戰士,進去搜查。結果,什么也沒發現,根據遺留物品來看,可能是敵人的團部。桌上酒肉狼藉,鍋里熱氣還直往外冒。有個戰士打開鍋一看說:“參謀,你來看,多好的一鍋菜!”

        這時,槍聲已經去遠,部隊轉為追擊。夜晚,我回到了團指揮所,向首長報告了任務執行情況。我躺在稻草上想了想這一天的戰斗,真是夠緊張的了,從追擊到搶渡,包圍、突破、又追擊,占領沙埔,宿營石碑坪。

        正睡得香甜的時候,股長沈穆同志把我搖醒,叫我計算明日的路程,擬制計劃。我打開地圖一看,明日一天就到柳州。團部尹政委問我情況怎么樣,我興奮地說,這次戰斗真不錯,打開了柳州的北大門,明日就可直搗柳州!
        青山埋忠骨
        時光回到2019年4月30日,記者來到沙埔河邊,當地政府在戰場原址的小山頭上修建了烈士紀念碑。據柳北游擊隊原第二大隊副隊長王建德后來回憶,沙埔戰斗后,戰場凌亂不堪,解放軍繳獲了一批武器物資,共斃傷、俘虜敵人1525人,我軍犧牲71人,犧牲的烈士們被集體就地掩埋,“他們沿著圓形墓坑排放,頭向圓邊,腳向圓心,上面蓋著被單,有戰士看守??吹竭@悲壯的場面,大家不禁落淚,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庇浾咴?022年11月17日采訪岑振均老師時,他也述說了同樣的場景。
        那么,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為何在沙埔戰斗中會傷亡這么多人呢?戰斗怎會打得如此激烈呢?
        柳州市黨史專家黃惠蘭介紹,第四野戰軍第39軍115師分兩路從貴州黎平和湖南通道進入三江獨峒鄉,先頭部隊第345團隨即直下三江八江鄉。11月18日,解放軍兵分三路攻占三江縣城古宜鎮,三江縣宣告解放。19日,解放軍到達丹洲、板江。
        11月21日,解放軍繼續分兩路沿融江兩岸行軍,于當天下午6時許解放長安鎮。23日,柳北人民解放總隊第二大隊奉命在柳長公路堵截殲滅由融縣縣城逃竄的敵人?!斑@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秉S惠蘭說,第二大隊在大良附近遇見南下的解放軍,因為是第一次見到解放軍,游擊隊剛開始不敢相認導致雙方對峙,經過暗號(“林鋼”)聯系對答才化解了誤會。之后,第二大隊副隊長王建德作為向導,帶領第39軍115師345團前衛營繼續南下,攻打敵人重兵把守的沙埔。
        敵人為何要重兵布防沙埔呢?黃惠蘭表示,沙埔距離柳州僅40公里,堪稱柳州北大門,而且當時桂系的大批銀元和軍用物資剛運到柳州,還來不及轉移走,因此白崇禧急忙調了駐守在柳州附近的國民黨第14軍第10師的29、30兩個團,到沙埔布防。11月23日下午太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敵人慌忙派兵過河,在沙埔河北岸各個制高點據守,其中山頂村是國民黨兵力主要集中點。
        解放軍345團決定先攻打山頂村。24日拂曉,解放軍345團分為幾個部分打響戰斗,一部分向山頂村開火,其他各部從不同方向穿插攻擊,使敵人顧此失彼,僅用了一個多小時,敵人就潰散了。接著,24日上午8時許,解放軍345團在沙埔河渡口與敵人遭遇,雙方展開殊死戰斗,沿河兩岸炮火紛飛,泥土、水花四濺,激戰持續到下午1時許才結束。
        1995年11月,程國璠在回憶中說:

        “1949年11月24日凌晨4時,查明山頂村守敵為十四軍十師三十團一營。我令二營(營長楊儉)迅速殲滅該敵,占領沙埔河渡口。5時50分,四連隱蔽到達大安,分二路發起進攻,敵被迫投降,我二營控制沙埔河渡口,副營長劉兆率領五連、六連對山頂村守敵展開進攻,激戰40分鐘將該敵全殲。團政治委員尹培良同志召集主攻部隊,讓我作了進攻沙埔的戰斗動員,此時,尹政委拍下了一幅珍貴的照片。

        1949年11月,程國璠指揮部隊向廣西進軍途中。

        當天上午8時,團主力到達沙埔河渡口,我判斷守敵系倉促防御,工事簡單,其一營已被我全殲,敵恐慌動搖,戰斗力不強。據此,我決心不待師主力到達,乘勝殲滅該敵。其部署:三營(營長張善恩)沿沙埔東渡河,切斷敵向柳州的退路:一營(營長吳桂田)在沙埔河西強攻沙埔;二營由正面強攻,會合一、三營殲滅守敵;團作戰股(股長沈穆)組織炮兵、重機槍火力掩護部隊渡河。

        8時30分,在火力掩護下,各營強渡沙埔河,一營泅水渡過河,兵分四路插入沙埔。二營隨后過河和一營對敵穿插分割各個殲敵。三營過河后發現敵潰退,大膽迂回斷敵退路,至13 時,全殲敵30團。

        我團繼續南進,殲敵10師直屬隊及29團各一部,共斃傷俘敵官兵1525人,繳獲大批武器裝備,師主力到達后,我團配合344團攻取柳州?!?/span>

        沙埔之戰在柳州解放歷史上寫下厚重的一筆,那些不同籍貫無名烈士將與柳城山河同存!
        站在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往下看去,沙埔河依舊在靜靜流淌,順著河流往下,一處修建了多年的水利工程見證沙埔的變遷。上世紀五十年代就開工建設的它為何還未修建完成?當地老百姓緣何戲稱這處水利工程為“爺爺”工程?請關注后續報道。


        十幾床毯子在河里浮動,掀開竟是……柳城這地曾發生了什么?

        來源: 柳城縣融媒體中心  |  發布日期: 2022-11-30 10:02    |  作者:


        11月17日,雖然已經是冬天的季節,但天氣似乎像春天。久旱的柳州突然下起大雨,給干涸的土壤有了一絲潤濕,也讓甘蔗的生長和其他農作物一樣,有了生長的水分和動力。


        當天上午,記者在柳城縣沙埔鎮宣傳、統戰委員朱良平和政協柳城縣第十屆委員會文史顧問、柳城縣沙埔鎮關工委駐會副主任岑振均的引領下,來到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前,緬懷73年前那些為解放柳州而犧牲的年輕生命。


        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


        順著71級臺階拾級而上,每走一步,心情沉重一分。因為,這里長眠著71位英烈,一級臺階應該是一張青春的面孔和一個英雄的故事。


        記者以為,這雨是為久旱的大地而下,更是為長眠在這青山沃土的忠魂而灑下的淚水。


        走近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為解放沙埔犧牲的烈士們永垂不朽”這一行大字映入眼簾,下面有一行小字寫著:中國人民解放軍一一五師三四五團原團長程國璠,1995年10月于上海。那么,這個程國璠有什么傳奇故事呢?他是如何指揮沙埔戰斗的呢?


        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


        許多歷史片段會在時光流逝中被人遺忘,但記者希望烈士紀念碑與斑駁蒼苔的融合,能夠讓人重溫烽火歲月中的那一段悲壯的歷史。


        尋找程國璠
        如果講述沙埔血戰,不得不說程國璠的革命故事。

        2019年,記者為了《地火燎原》報道的采訪,曾經到過沙埔,但在有限的地方歷史記載閱讀中,對沙埔之戰知之甚少。當來到革命烈士紀念碑前,看到程國璠三個字,記者眼前突然一亮,有了新思路,因為,他是戰斗的指揮者,要還原歷史的真相,必須找到歷史親歷者或知情者。但詢問當地的人,并沒有人能夠告訴記者程國璠后來的去向。
        不得已,記者只能求助于“度娘”。網上資料顯示,程國璠曾在上海一家研究所工作,并于2001年離世。本來燃起的希望,瞬間被捻滅。后來,記者想起有一個叫“孔夫子舊書網”的網站,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進行查詢,慶幸的是,找到一本1997年由春風文藝出版社出版的《烽火歲月/程國璠文集》,是一本發黃的舊書,盡管要價很高,沒有辦法,只能自己掏錢買下來。
        果然,書中記載沙埔的戰斗故事以及1996年(圖片資料卻寫成1995年)他到柳城縣參加革命烈士紀念碑落成典禮的事情。
        歷史硝煙并未散去。
        1949年11月,29歲的程國璠英姿煥發,帶領345團在沙埔英勇奮戰。
        他的回憶文章寫得很簡單,筆墨不多。但《在沙埔烈士紀念碑揭碑典禮上的講話》讓人讀來肅然起敬。文章說:“有幸參加沙埔烈士紀念碑揭碑典禮,非常高興?;貞浖s半個世紀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在衡(陽)寶(慶)戰役取得勝利后,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向廣西、廣東挺進。我第115師345團擔任師前衛團,跋山涉水,在湖南通道奔襲三江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續5日5戰、5戰5勝,殲敵1000余人,解放沙埔。我團犧牲71人,負傷約200人。
        為解放沙埔而犧牲的345團戰友們,你們將永遠活在柳城人民心中。烈士們永垂不朽!1996年4月5日 ”

        程國璠參加沙埔烈士紀念塔落成揭幕典禮。

        大家知道,當時的四野從東北一路打到南方,所向披靡,從湖南到柳州連續5日5戰、5戰5勝,但在解放沙埔戰斗中,犧牲71名戰士。這些無名英雄,已經和泥土芬芳融為一體,永遠鐫刻在人民心中。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對于革命前輩程國璠,記者是無限敬仰,他的兒子程利新寫的一篇回憶父親的文章里說:“父親程國璠生于1920年,祖籍河南,1938年從延安抗大總校畢業,就開始了軍事生涯,并在當年入黨。皖南事變后,父親所在的八路軍第5縱隊奉命南下改編為新四軍第3師。從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到抗美援朝,父親長期在一線戰斗部隊工作,從基層指揮員逐步成長,年僅34歲時就被任命為炮兵副軍長,60年代轉業后長期在上海的中科院系統工作。父親尊重知識,廣交朋友;清正廉潔,兩袖清風;實事求是,只講真話;春蠶吐絲,至死方盡。1984年父親主動打報告從中科院上海分院的領導崗位上退了下來。2001年5月29日凌晨,父親走完了他光輝而崇高的一生?!?/span>
        攻占“北大門”
        據岑振均老師介紹:柳城縣沙埔鎮是柳州的北大門,是柳州市區通往融安、融水、三江三縣,乃至湖南、貴州的咽喉之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歷來是兵家的必爭之地。

        岑振均(右)介紹相關情況

        那么,五戰五捷又是怎么回事呢?
        一個叫景楠的參謀寫了一篇回憶文章,我們從文章字里行間隱約看到當年戰爭的場景。文章說:
        部隊在經過了武岡整訓和解放廣西的深入動員,士氣昂揚,“打到廣西去,消滅白崇禧!”成為有力口號。

        從1949年的11月19日開始,幾天來總是打一仗走一段,走一段打一仗,打過4次仗,走了4天路。先后解放了廣西邊境的古宜鎮(三江縣城),搶渡了溶江,殲滅了白匪329師一部。以后,走馬取長安,圍攻太平圩,消滅了敵第十五專員公署武裝,活捉偽專員及保安第五營營長以下官兵218名。連夜繼續南追,24日拂曉,與敵人會戰在沙埔河兩岸。

        一夜也沒合眼,景楠守在值班電話機前,等著各營的報告。二營是追擊的先頭部隊,盼了一宿才得知,該營已經在沙埔河北岸,與敵14軍10師約1個團的兵力在山頂村北對峙,在團長的命令下,部隊火急前進支援二營,奪取沙埔。

        8點鐘,攻下了山頂村,指揮所設在村南臨河的一個山背后,附近不時有敵人的迫擊炮彈爆炸。我向參謀小李開玩笑說:“又過年了,放炮啦”“別胡扯了!”小李回答。

        參謀一個個都執行任務去了,部隊運動。怎么還不叫我呢?好容易輪到我了,卻是去后邊把首長李主任領上來。我冒著河對岸射來的雨點般的子彈跑去。往返30分鐘,把李主任帶到。還沒等喘口氣,師參謀長顏文斌又在山頂上喊我。到了山頂一看,真熱鬧,河兩岸到處是火光,炮彈這里那里不斷地爆炸,部隊在兩側迂回運動。

        “景楠同志,你來看!山下右邊河上有座橋,也可能是壩,你的任務是把二連和機槍連從那里帶過去,然而插入沙埔街里,找到一營長叫他迅速結束街內戰斗,向縱深追去,聽清了沒有?”

        “是,參謀長!”

        程國璠團長說:“去吧,河那邊見!”

        河岸很陡,亂石又多,部隊走成一路,哪里是橋,是個小水壩,又窄又滑。我叫一個班先過去,搶占河邊的小房,然后掩護部隊過河。當這個班向水壩運動時,房子內丟出了手榴彈,傷了2名戰士,掉到河里。我趕緊叫機槍射擊,壓制對岸小房內的敵人,二連的一門火箭筒這時也發射了,一炮將小房打著,先頭班趁著煙火的掩護,渡過河搶占了小房。接著部隊全部過了河,活捉了13名敵人。

        中午,我把部隊帶進了沙埔街上,敵人仍在負隅頑抗。找到了一營長吳桂田同志,把兩個連交給了他,轉達了師、團首長的命令。這時,三營已從左翼插過河向縱深迂回,二營一部也從正面搶渡了沙埔河。敵人退縮街心,有的被殲,有的舉手投降。

        我正帶著一個班向街中心走去,忽然發現臨街的河水里有漂浮著的軍毯,奇怪的是,十幾床毯子一團團地浮著。我順手朝水上打了一槍,哈,這下子笑話可出來了。原來毯子下面是人,借著毯子隱蔽在水里。槍一響,毯子都掀開了,露出了十幾個倉皇失色的面孔,嘴里連連求饒地喊著:“別打,別打!我們投降!”十幾個敵人就這樣當了俘虜。

        叫兩個戰士押著俘虜,我繼續往前走。走進一座房子,里面沒有人,文件、箱子滿屋都是,估計是個機關,叫來幾個戰士,進去搜查。結果,什么也沒發現,根據遺留物品來看,可能是敵人的團部。桌上酒肉狼藉,鍋里熱氣還直往外冒。有個戰士打開鍋一看說:“參謀,你來看,多好的一鍋菜!”

        這時,槍聲已經去遠,部隊轉為追擊。夜晚,我回到了團指揮所,向首長報告了任務執行情況。我躺在稻草上想了想這一天的戰斗,真是夠緊張的了,從追擊到搶渡,包圍、突破、又追擊,占領沙埔,宿營石碑坪。

        正睡得香甜的時候,股長沈穆同志把我搖醒,叫我計算明日的路程,擬制計劃。我打開地圖一看,明日一天就到柳州。團部尹政委問我情況怎么樣,我興奮地說,這次戰斗真不錯,打開了柳州的北大門,明日就可直搗柳州!
        青山埋忠骨
        時光回到2019年4月30日,記者來到沙埔河邊,當地政府在戰場原址的小山頭上修建了烈士紀念碑。據柳北游擊隊原第二大隊副隊長王建德后來回憶,沙埔戰斗后,戰場凌亂不堪,解放軍繳獲了一批武器物資,共斃傷、俘虜敵人1525人,我軍犧牲71人,犧牲的烈士們被集體就地掩埋,“他們沿著圓形墓坑排放,頭向圓邊,腳向圓心,上面蓋著被單,有戰士看守??吹竭@悲壯的場面,大家不禁落淚,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庇浾咴?022年11月17日采訪岑振均老師時,他也述說了同樣的場景。
        那么,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為何在沙埔戰斗中會傷亡這么多人呢?戰斗怎會打得如此激烈呢?
        柳州市黨史專家黃惠蘭介紹,第四野戰軍第39軍115師分兩路從貴州黎平和湖南通道進入三江獨峒鄉,先頭部隊第345團隨即直下三江八江鄉。11月18日,解放軍兵分三路攻占三江縣城古宜鎮,三江縣宣告解放。19日,解放軍到達丹洲、板江。
        11月21日,解放軍繼續分兩路沿融江兩岸行軍,于當天下午6時許解放長安鎮。23日,柳北人民解放總隊第二大隊奉命在柳長公路堵截殲滅由融縣縣城逃竄的敵人?!斑@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秉S惠蘭說,第二大隊在大良附近遇見南下的解放軍,因為是第一次見到解放軍,游擊隊剛開始不敢相認導致雙方對峙,經過暗號(“林鋼”)聯系對答才化解了誤會。之后,第二大隊副隊長王建德作為向導,帶領第39軍115師345團前衛營繼續南下,攻打敵人重兵把守的沙埔。
        敵人為何要重兵布防沙埔呢?黃惠蘭表示,沙埔距離柳州僅40公里,堪稱柳州北大門,而且當時桂系的大批銀元和軍用物資剛運到柳州,還來不及轉移走,因此白崇禧急忙調了駐守在柳州附近的國民黨第14軍第10師的29、30兩個團,到沙埔布防。11月23日下午太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敵人慌忙派兵過河,在沙埔河北岸各個制高點據守,其中山頂村是國民黨兵力主要集中點。
        解放軍345團決定先攻打山頂村。24日拂曉,解放軍345團分為幾個部分打響戰斗,一部分向山頂村開火,其他各部從不同方向穿插攻擊,使敵人顧此失彼,僅用了一個多小時,敵人就潰散了。接著,24日上午8時許,解放軍345團在沙埔河渡口與敵人遭遇,雙方展開殊死戰斗,沿河兩岸炮火紛飛,泥土、水花四濺,激戰持續到下午1時許才結束。
        1995年11月,程國璠在回憶中說:

        “1949年11月24日凌晨4時,查明山頂村守敵為十四軍十師三十團一營。我令二營(營長楊儉)迅速殲滅該敵,占領沙埔河渡口。5時50分,四連隱蔽到達大安,分二路發起進攻,敵被迫投降,我二營控制沙埔河渡口,副營長劉兆率領五連、六連對山頂村守敵展開進攻,激戰40分鐘將該敵全殲。團政治委員尹培良同志召集主攻部隊,讓我作了進攻沙埔的戰斗動員,此時,尹政委拍下了一幅珍貴的照片。

        1949年11月,程國璠指揮部隊向廣西進軍途中。

        當天上午8時,團主力到達沙埔河渡口,我判斷守敵系倉促防御,工事簡單,其一營已被我全殲,敵恐慌動搖,戰斗力不強。據此,我決心不待師主力到達,乘勝殲滅該敵。其部署:三營(營長張善恩)沿沙埔東渡河,切斷敵向柳州的退路:一營(營長吳桂田)在沙埔河西強攻沙埔;二營由正面強攻,會合一、三營殲滅守敵;團作戰股(股長沈穆)組織炮兵、重機槍火力掩護部隊渡河。

        8時30分,在火力掩護下,各營強渡沙埔河,一營泅水渡過河,兵分四路插入沙埔。二營隨后過河和一營對敵穿插分割各個殲敵。三營過河后發現敵潰退,大膽迂回斷敵退路,至13 時,全殲敵30團。

        我團繼續南進,殲敵10師直屬隊及29團各一部,共斃傷俘敵官兵1525人,繳獲大批武器裝備,師主力到達后,我團配合344團攻取柳州?!?/span>

        沙埔之戰在柳州解放歷史上寫下厚重的一筆,那些不同籍貫無名烈士將與柳城山河同存!
        站在沙埔革命烈士紀念碑往下看去,沙埔河依舊在靜靜流淌,順著河流往下,一處修建了多年的水利工程見證沙埔的變遷。上世紀五十年代就開工建設的它為何還未修建完成?當地老百姓緣何戲稱這處水利工程為“爺爺”工程?請關注后續報道。



        粗大强行灌满挣扎h穿越自愿

        
        

            <big id="9tptr"><strike id="9tptr"><span id="9tptr"></span></strike></big><track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strike></track><track id="9tptr"><ruby id="9tptr"><strike id="9tptr"></strike></ruby></track>

              <track id="9tptr"></track>